间接故意和直接故意的区别是什么(民事案件有间接故意吗)

如何正确区分间接故意和主观过失?

再论南京打人案中鲁医生行为的罪与非罪

前天不经意写的一篇关于南京打人事件中鲁医生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法律分析文章,没想到引起了许多热心网友的讨论,其中有些朋友也提出了非常具有专业性的意见,比如间接故意或主观过失的问题,今天就统一回复一下。

第一、还是回复关于孩子被打的问题,网上有熊女士带孩子治疗的诊疗单,听力没有过关,但耳膜没有穿孔,司法实践中像这种伤情一般很难鉴定成轻伤。所以,鲁医生打孩子一记耳光的行为难以被认定构成犯罪。

第二、关于鲁医生推倒老人导致其腿部骨折的行为,到底是否构成犯罪,我想首先要和大家明确一个基本概念。现在网上看到很多讨论,不管是支持祖家的、还是支持鲁家的,其实很多观点或提到的情节根本不影响将来鲁医生的定罪量刑(如果最终被定罪的话)。比如鲁医生因为孩子被打所以上门理论讨说法情有可原;比如鲁医生入室打小孩、老人,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等等之类,这些(如果将来鲁医生真被定罪)其实都不影响定罪,只影响量刑。比如因为孩子被打事出有因,主观恶性较小,在量刑上可能会考虑轻点。比如入室打小孩老人影响恶劣,可能在量刑上会重一些。但是,这些都是只影响量刑,不影响定罪的情节。

那么,什么是真正影响定罪的情节或者因素呢?我个人认为,将来考验司法机关是否给鲁医生定罪的关键因素就一个,就是鲁医生推搡老人的那一瞬间,他的主观心态是什么?是积极追求故意伤害老人?还是仅仅只为了制止实木座椅砸下来的危险而采取的自救行为,从而因主观过失导致老人受伤?因此,我想我们大家应该从客观公正的立场上,不偏不倚,通过抽丝剥茧的方式,来分析当时鲁医生的主观心态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故意还是过失?

首先,我要明确一下,我不认为鲁医生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正当防卫的前提是只能针对不法侵害,那么祖姓老人当时举起椅子攻击鲁医生的行为是不法侵害吗?我认为不是。虽然当时第一次老人举起塑料椅子砸向鲁医生的时候,鲁医生只是躲避遮挡,没有还手;但是,当时老人在孙子被扇耳光的情况下,在短时间内,可以说内心状态是非常惊恐的,在强烈不安的情况下,其继续举起实木座椅砸向鲁医生,我个人认为是情有可原、必须予以充分理解的。

我国97《刑法》虽然明确规定了正当防卫制度,但在长时间内,由于司法机关的理念僵化,该条款被称之为僵尸条款,很少被启用。在司法实践中,特别常见的一种情况,就是错误地适用了事后防卫(或者叫防卫不适时),认为加害行为已经结束,继续反抗就不是正当防卫了。而从昆山反杀案后,最高人民法院也出台了关于正当防卫的司法解释,这种情况已经大为改观。

那么,既然鲁医生的行为不认定是正当防卫,那么法律上究竟应该如何定性呢?

我个人认为,当时鲁医生在没有加害老人的主观故意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实木座椅砸下来的危险,而采取的推搡行为法律上应当定性为是一种“私力救济”行为,也叫“自力救济”。

我国犯罪构成理论中主观心态分四种情形:直接故意、间接故意、过于自信的过失、疏忽大意的过失。

(1)直接故意,某甲和某乙有仇,持刀刺入其心脏部位,一刀毙命,毫无疑问故意杀人罪。

(2)间接故意,某甲和某乙有仇,一日见其正要上自己的私家车,立即驾驶自己车辆冲撞,某乙驾车逃跑,某家驾车追逐竞驶、肆意冲撞,其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撞击到其他无辜的行人,但某甲对该危害后果持放任的态度,某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的区别就是两者故意的内容不同,直接故意是积极追求危害结果的发生,间接故意是放任危险或危害结果的发生。

(3)过于自信的过失,最常见的就是交通肇事罪。

(4)疏忽大意的过失,比如小区内一位新手司机倒车时不慎致人死亡或重伤,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或过失致人重伤罪。但最高刑期和交通肇事罪一样,都是七年。

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鲁医生当时的主观心态,到底是什么?

首先直接故意和过于自信的过失可以排除,那么鲁医生当时主观心态到底是间接故意还是疏忽大意的过失呢?

支持间接故意的观点:当时鲁医生明知道推搡老人可能会导致其跌倒受伤,但其放任了这种危险的发生,所以主观上属于间接故意。

支持疏忽大意过失的观点:当时鲁医生为了避免老人实木座椅砸下来的危险采取自力救济措施,抓住椅子和老人手臂推搡,没有伤害的故意,但主观上由于疏忽大意的过失,导致老人腿部骨折。

到底是间接故意,还是疏忽大意的过失?直接决定了鲁医生罪与非罪的定性。所以,我们还是要回到案件本身的发案现场,再仔细观察整个发案经过。

有网友指出,鲁医生打完孩子耳光后,虽然站在那里,但不仅仅说了:“对不起,我没忍住,但我实在是忍不住。”还大声呵斥小孩:“你记住了没有?”我们经常说,认识一个人要听其言、观其行,不仅仅听他说了什么,更重要的是看他做了什么。那么鲁医生当时做了什么呢?他事后应该很庆幸他当时做了一个很理智的举动(以不作为的方式),就是当老人第一次举起塑料座椅砸向他时,他只是用左手遮挡了一下,没有任何反抗行为(记住是没有任何反抗,这点至关重要)。

关于这节事实,我想任何人都无法视而不见(包括公检法),哪怕是支持熊女士的网友,对这一事实也不能予以否认吧?不管你的主观立场如何,承认客观事实,应该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吧?反击就是反击了,没有反击就是没有反击。

那么这一事实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当时鲁医生对老人没有丝毫伤害的故意,难道不是吗?鲁医生不仅仅是老人第一次攻击时没有反抗,当老人转身寻找其他趁手的家伙什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攻击反抗的意图,当时有大约十秒钟左右的事件,直到当老人第二次企图举起实木座椅砸向鲁医生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鲁医生抓住椅子和老人的手臂推搡老人,难道不是下意识地制止实木座椅砸向他的危险吗?这难道不是人下意识的本能反应吗?从哪里看出来他有伤害的故意呢?

网上也有一些观点认为当时鲁医生应该迅速离开祖家,或者即使当面临实木座椅砸下来时,只需要抵挡相持住就行,不应该推搡。问题是,如果只是抵挡僵持,谁又能保证实木座椅一定不会落在他的脑袋上?

至于迅速离开的说法,法律不能强人所难,就好像我们也不应该苛求老人你为什么当鲁医生打了你孩子的时候不立即报警呢?为什么不在第一次攻击无果后报警呢?为什么非要被推倒骨折后才报警呢?

这种说法观点都属于强人所难,都是以上帝的视角去审视当时场景中的众人。以本人二十年律师执业经验的体会,一般在这种激烈的肢体冲突过程中,当事人的大脑很多都是一片空白,很多行为都是自发地本能行为,根本就无法做到深思熟虑、三思而后行。

最后总结归纳一下本人观点,鲁医生当时推搡老人的行为,是面临危险即将来临时的私力救济行为,主观上没有伤害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意图伤害老人的激烈暴力行为(比如抱摔、过肩摔等),而只是以本能实施了相对应的推搡行为,但因为主观过失,造成了老人腿部骨折的后果。这就是本人对本案的法律定性,因骨折一般最多属于轻伤二级,而过失致人轻伤不构成犯罪。故本人认为鲁医生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不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948328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rongqialvshirongqialvshi
上一篇 2023年11月28日
下一篇 2023年11月28日

相关推荐